陳曦一早幾乎睜不開眼睛,覺得頭痛欲裂,

全身熱烘烘的,卻冒著冷汗。

整理房子整整兩天,昨天才洗了被單窗簾,

流了一身的汗,她打開窗戶,一陣冷風吹進來,

她忘了十二月的空氣地寒冷,應該是那時候着涼的。

她想喝水但爬不起來,只好繼續的昏睡,不知睡了多久,

好像一直聽到電鈴聲。

是誰?很少人知道這裡,她沒辦法起床開門。

但門外的人,似乎不死心,不斷的持續的按門鈴,

好吵!到底是誰?

她終於掙扎的爬起來開門,打開門齊恆毅就站在門口,

自從那天以後,她就刻意避著他,現在他應該在美國才對。

『你怎麼知道這裡?』她用一隻手扶著門努力的撐著。

『你發燒了嗎?臉好紅!』他看著她的臉,有著不正常的紅暈。

『我感冒了,不能招待你,請你回去吧!』說完準備關上門。

『你需要去看醫生。』他用手擋住,並且直接走進來。

『你不要進來,等下被我傳染。』

她覺得自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更沒辦法阻止他,她回到床上,因為她覺得自己快昏倒了!

『好燙!』他摸摸她的額頭。

『水!我要喝水!』她發出細微的聲音。

他看到她存放很多礦泉水。

『水在這裡!』他將她扶起來,慢慢的餵她喝水。

一瓶礦泉水幾乎被喝光了。

『謝謝!』她虛弱的說。

『我去幫你買退燒藥…』

她迷迷糊糊間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陳曦作了一個很美的夢,夢中自己坐在防波

堤上,滿天星斗的夜空,是夏夜吧!涼涼的

海風徐徐的吹來,浪輕輕的拍打沙灘。

她輕輕閉上眼睛,享受這種寧靜和舒服的

感覺,但她聽到似乎有人在呼喚她,

她不由得睜開眼睛,看到一個男人走向她,

她有點緊張的站起來,但她一直看不清楚

他的臉,男人走到她身邊,將她拉進懷裡,

緊緊的擁抱她,那是個深深的擁抱,而擁抱是

那麼的真實.....

陳曦輕輕動了一下,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

男人的懷裡,是慶禹嗎?

她習慣性的將臉深深埋在男人的胸膛裡,

用力的聞著他身體的味道,她突然有些

清醒,那是一種陌生而好聞的古龍

水的味道,而不是她所熟悉的味道,

不可能是慶禹,她忽然驚覺他們已經

離婚很久了!她有點心驚。

是誰?她睜開眼睛,慢慢的抬起頭,黑暗

中她看到一雙深邃的眼睛,正看著她,

是齊恆毅!

『好一點了嗎?』他溫柔的撥開她蓋著眼睛的頭髮。

她呆呆的看著他,這個時候,他應該和茉茉在夏威夷,

為什麼在這裡?

但目前的情況,應該將他推開,還是該怒斥他為什麼

在她的床上?

但她什麼也沒做,她依戀地躺在他的懷裡,另方面

她真的不知接下來要如何面對他?

『你昏睡一整天了,要不要起來吃點東西?』

『茉茉呢?』她答非所問

『還在奶奶家!』

她直覺不能讓事情在發展下去,她輕輕離開

他的懷抱坐了起來。

『謝謝你照顧我一天,應該累了!我好多了!你可以

回去了!』她在黑暗中說,眼睛不敢看他,她好

希望他趕快離開,不然她真的不知如何面對他。

『把我趕走,就是你報答我照顧你一整天的方式?』

他也坐了起來,靜靜的說。

雖然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她想起上次他生氣的臉。

『不!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你應該去吃點東西回家

休息!』她努力困難的解釋著。

他忽然將她拉近自己,就像第一次見面時,

兩張臉只距離一吋之遙。

他看著她有點受驚嚇的眼睛,他俯身吻住她,

她開始用力的掙扎,想離開他的懷抱,他怎可以不經過

她同意,一次吻她,但她掙不脫他緊緊的擁抱,她覺得自

己快不能呼吸了,於是她停止了掙扎,任憑他如何的吻,

她緊閉著雙唇,怒視著他!

她腦子亂烘烘的,她生自己的氣,是她給他機會,是她

讓他再次的誤會,不行!事情不是這樣的。

『你很固執!』他終於放棄了,她感覺到他的怒氣。

『請你離開,不然我們可能連雇主和員工的關係都不是了!』

她語氣堅定的說。

說完她馬上躲進浴室裡,她貼著門聽見他開門出去的聲音。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ta0627 的頭像
rita0627

動人的溫度

rita06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nginn
  • 太好了!!

    太喜欢了!! 好棒!! 要继续哦!! 好期待下一篇!!
  • 好一陣子總覺得自己在唱獨角戲,有點灰心!
    謝謝你的鼓勵,我會加油的!

    rita0627 於 2009/02/17 21: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