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曦靜靜的熬著火鍋的湯頭,腦海裡卻飛快的回

想著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一切似乎太快了,尤其是

接受齊恆毅這件事,事實上她根本還沒準備好,

說不想再陷入感情的泥沼,怎麼就這樣順著

他的心意走。

是不是她一向對主動又熱情的男人,

沒有抵抗能力,總是被動的接受,再慢慢的

自然而然的產生感情,就如同徐慶禹一般。

她不喜歡自己這樣,也不想走回同樣的模式,

面對齊恆毅的緊張心跳,和徐慶禹如同親人

的自然相處,哪一種才是真正愛情?

她也弄不清楚,因為她一向對感情的事反應遲鈍!

『又在發呆了!』齊恆毅從背後摟住她的腰。

『湯都快燒乾了!』他很冷靜的看著已經沸騰的湯。

『啊!糟糕!』她趕快關掉爐火。

『讓讓!我要端湯過去。她想掙脫他。

『不要!』他將她抱得更緊,像個任性的小孩。

『不要亂動!』他在她耳邊輕聲的說。

她停了下來,其實她很愛他這樣的擁抱,

一種深沉的情感,藉由他的身體溫暖傳遞給她,

讓她覺得幸福安全。

忽然他用嘴巴輕輕的咬噬她的耳垂,一種

奇特的感覺,令她全身顫抖了一下,

她害怕這種從未有的感覺。

『你到底要不要吃火鍋?』她用力的掙脫他,

整張臉漲紅著,她看到他眼裡的慾望。

『對不起!嚇到你了。他似乎有點歉意。

『沒事!買了那麼多食物,你要負責吃完喔!』

她故作輕鬆的樣子。

下午買完東西後,他們在百貨公司的生鮮超市,

發現好多好吃的食材,結果不自覺買了一堆食物。

『沒問題,我肚子很餓了!可以吃掉一條黑鮪魚。

他誇張的說。

她知道他只是想沖淡這尷尬的氣氛。

他一邊涮著肉片,一邊偷看著她的表情,她似乎已經

恢復平靜,只怪自己剛才太衝動,但她反應也太誇張了,

他甚至懷疑她是否真的結過婚?為什麼那麼的害羞?

像個沒經驗的小女生,他真的被搞糊塗了。

『要不要喝清酒?』她居然主動說要喝酒。

『你喜歡清酒?』

『我爸爸愛喝,很小就陪他喝,不過就一小口一小口的喝!』

她說話的神情好像回到小時候。

她居然將這件事情告訴他,她從來不告訴別人的,她為了

想要有機會和爸媽多相處,她願意等到很晚,爸媽作生意

回來吃宵夜時間,爸爸總愛小酌幾杯清酒,她總是會陪著喝,

爸媽也不太管她,她喜歡聽他們的對話,就算吵嘴也好,

雖然他們時常忽略她所說的話,她也無所謂!因為只有這

個時候她才有家的感覺。

『好啊!就陪你喝。他豪邁的說。

『乾杯!』她也學他豪邁的舉杯。

兩人的心情很好,吃了許多東西,清酒也喝了一大瓶。

『你彈琴給我聽!』她突然說,臉頰因酒精變得飛紅。

『你喝醉了?』他感覺她醉了!

『我沒醉!我只是想確定你真的會彈琴。』她站起來拉他。

『好啊!想聽就彈給你聽。』他站起來扶住腳步不穩的她

『想聽什麼?』兩人併坐在鋼琴椅上。

『嗯…就是早上在車上聽的海頓的奏鳴曲。』

她的頭已經靠在他的肩膀上了。

『好,就彈這個。說完他已經開始彈奏起來了,

他沒有騙人,他修長的手指,熟練流暢的彈奏著樂曲。

好好聽喔!她低聲的說,她專心的聽完一首。

『再彈一首好嗎?你弹得真好!』

她的頭從他的肩膀上抬起來。

『你真的喝醉了!』他看著她迷濛的眼睛。

他們相互的凝視著,他發現她眼睛裡的孤單,

原來她一直是小時候孤獨的小女孩。

她伸手輕輕的劃過他的濃濃的眉,接著撫過他

高挺的鼻子,她的手停留在他性感的唇,這些

真的是屬於她的嗎?

她忽然湊上唇,用小小的舌尖輕輕劃著他的唇,

他被她舉動震懾住,在他還來不及思考前,

她的舌頭已經在他嘴裡滑動,他更是又驚又喜。

這是她第一次主動吻他,卻給他如此的震撼,幾乎

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熱烈的回吻她,他一手蓋上琴蓋,將她抱起坐在

琴蓋上,樣的擁抱才能更加的緊密,她覺得自己快

被他的熱情焚毀!

他的唇滑了下來,輕咬著她光滑的頸項和美麗的鎖骨,

她發出輕輕的呻吟聲,他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他抱起

她走向房間。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ta0627 的頭像
rita0627

動人的溫度

rita06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