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往山上的小路走了十分鐘,就可以看到一座座

白色的棚架,那應該就是種著高冷花卉的溫室。

他們走到一間種滿香水百合的溫室前,一位皮膚黝黑的

年輕男人,正站在怒放的百合之間,仔細的摘掉過小的花苞。

『喂!曉陽!』齊恆毅大聲的喊他。

他抬頭看到他們,臉上露出笑容,很快的走出來。

『你這小子,這麼久不連絡,突然又冒出來。』

他搭著齊恆毅的肩膀,顯得很熱絡的樣子。

『沒辦法,都在大陸忙!你還不是一樣,從來不打電話的。』

齊恆毅邊說還邊搥他,兩個人看起來非常高興的樣子。

幾乎都忘了陳曦站在旁邊。

『啊!這位是...』范曉陽忽然看到陳曦。

陳曦感受到他詫異的眼光,和眼光裡特殊的光芒。

『這位是陳曦,這個傢伙叫范曉陽,是我和至浩從小到大

的好朋友。』齊恆毅簡單的介紹著。

『你好!』范曉陽露出陽光般的笑容,甚至連眼睛也會笑。

『你好!』陳曦被他的笑容給吸引,很少看到一個人的笑容,

是這麼有溫度的。

『這裡的香水百合花朵都好大朵!』陳曦微笑的說。

『這是當然的,只有在這麼高的山上,才有辦法培育出品質

這麼好的花!』范曉陽顯得很有自信的樣子。

『再過去一點的溫室,種的是洋桔梗,顏色有很多種,

非常美!』

『真的嗎?那我過去看看!』她用眼神向齊恆毅示意,

齊恆毅跟她點頭微笑著。

『那我先過去了。』她向他們淡淡的笑了一下,走了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眉目傳情的戲碼,似乎從來沒發生過,

這位好像不是婚禮上的那一位。』范曉陽覺得很好奇。

『婚禮的那一位已經畢業了,現在這一位是我的最愛,

她是茉茉的褓母。』

齊恆毅看著她的背影,略帶著感情的說。

『至浩知道這件事嗎?』范曉陽簡直覺得不可思議。

『她就是至浩找來的!』

『不是,我是說至浩知道你愛上她嗎?』

『當然知道,而且也是他鼓勵我要誠實的面對情感。』

『喔!我只能說至浩的眼光真好!』

范曉陽其實心裡有點小小的失落感。

 


----------------------分隔線----------------

 

『哇!好美!』范曉陽不知何時走到陳曦的背後。

『對啊!你種的花真的很美!』她由衷的說。

『不是,我是說你的畫很美!』

『謝謝!』陳曦站在花田裡,拿著畫冊畫著洋桔梗,

她的筆觸細膩,花朵充滿精神,范曉陽對她充滿了

好奇!

好不容易等她畫好,她抬頭看到那雙會笑的眼睛,

正盯著她看。

『恆毅呢?』她這才發現他沒跟來。

『我讓他先回去陪我媽媽,我媽想他想得厲害,

好像他才是她兒子!』他有點吃醋的說。

『看得出來你媽媽很疼他。』她一邊收拾著畫具。

『你的名字很可愛!』她笑笑的說。

『很可愛?你這說法對一個大男人來說,好像不是

一種稱讚。』他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

說得也是,瞧他一身黝黑的皮膚,和壯碩的體格,

完全和可愛沾不邊。

『對不起!』她忍住笑道歉

『我知道,你一定誤會曉陽是動物的小羊。』

他看著她忍住笑的樣子,他覺得有趣極了!

『我的確是誤會了!』她終於笑開了。

『這個名字是在我出生時,剛好我爸看到破曉的

第一道陽光,幫我取的!』他解釋著。

『原來是曉陽,你爸爸好有意境喔!』她讚嘆著。

『晨曦,這個名字很美,不過我倒覺得你清新像

早上的晨露。』他由衷的說。

『我第一次聽到這麼特別的讚美,不過你也誤會了,

我姓陳單名曦,而且我也不知道我爸媽為何幫我取

這個名字?』

『真的?我們誤會了彼此!不過,我們認識了對方。』

他開心得露出白色整齊的牙齒。

『我覺得你和你爸爸都是詩人,腦海裡都有那麼美的意境。』

她認真的看著他。

『那是當然,大學時我念的中文系,不過現在卻在山上種花。』

他的眼裡有些落寞。

『啊!』她有些驚訝,不過她很快的說:

『那沒什麼嘛!我大學是學美術的,現在在當褓母,你覺得如何?』

兩個人的眼光一接觸,突然同時忍俊不禁地大笑起來了!

陳曦忽然驚覺,自己為何可以跟第一次見面的范曉陽聊得

那麼愉快,那麼自然呢?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ta0627 的頭像
rita0627

動人的溫度

rita06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