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曦將窗戶打開一些縫隙,讓像霧一般的冷空氣緩緩流

入室內,這幾天的天空,總是灰靄靄的,她又開始這習

慣這陰沉沉的氣候,但她還是懷念中台灣的慣見的陽光,

和溫暖的氣候。

仔細的化著妝,將真實的自己隱藏在妝的後面,就像戴著

面具,可以將自己保護得好好的,頭髮又長到離婚前的長度,

她聽了Tina的建議,將頭髮燙成大波浪的捲度,Tina說這樣

充滿女人味,她覺得無所謂,她只想徹底的改變自己,

就算不能改變內在,那就改變外在吧!

就如Tina所說的,美麗的外表,能為任何事加分,儘管

心理不是很認同,現實似乎是如此!

Tian是她現在的老闆,五十幾歲的未婚女子,美麗自信

能幹,擁有一家頗具規模的藝廊,販賣具有個人色彩國內

未出名藝術創作者的作品,不管是畫作陶藝雕塑等,她都願意

給那些有天份的創作者機會,而且她的眼光精準,所發崛幾位

的藝術家,在市場造成驚艷,她當然成了這些藝術家的伯樂,

所以她在販賣他們的藝術品時,總能夠比別人獲得更大的利潤,

這是她成功致富的關鍵。

當初到畫廊應徵助理工作,似乎特別投Tina的緣,幾個助理

中,總是教她特別多東西,她也特別的勤奮的學習,短短

的幾個月中,就將她帶在身邊當私人的特別助理,不再只是

在畫廊解說販賣作品的助理,而是待在她身邊幫她處理大大

小小公事和私事,連絡藝術家,幫忙鑑賞作品。

當她看了陳曦的畫作後,竟在畫廊的一角展示她的作品,

當作品真的賣出了幾件,她忽然認真考慮的想要當一位畫家,

但她太忙了,要處理的事情太多了,壓縮了許多創作的時間,

她一直沒有標準的下班時間,總是要把事情做到一個段落,

她才會回到目前住的小套房,通常都是十點多了,但她喜歡

讓自己一直的忙碌著,這樣她就不會整天想念著茉茉和他,

最痛苦的時間應該已經過去了,她已經很適應現在的生活了。

當初太匆忙離開齊家,她知道不能回台北的住處,因為

齊恆毅一定會找過來,她只好打電話給唯一的好友若晴,

被她狠狠的罵了一頓,因為她連離婚的事,都沒告訴她,

也一直沒跟她連絡,難怪她會生氣!

知道她沒棲身之處,剛好若晴婚前投資的套房房客退租,

就順理成章讓陳曦住進去,就這樣在這台北近郊的套房,

住了快一年的時間。

她常常在想,他們父女也應該將她淡忘了吧!畢竟他們的

相處,就是那短短的幾個月的時間,而人們總是習慣

去淡忘一切。

 

陳曦走進藝廊的辦公室,居然看到Tina已經在辦公室了,

這個時間絕少看到她,她總是說女人需要充足的睡眠,

通常下午時間才會看到她神采奕奕的進辦公室。

今天她穿了一件長袍,很特別的紫色,讓Tina看起來神秘

又慵懶,她一直知道什麼最適合自己。

『這件衣服很美,你去試試!』

Tina從紙袋拿出一件洋裝給陳曦。 

『你又亂花錢了!我不是要你不要買衣服給我,我自己會去買!』

陳曦搖搖頭,事實上她的大部分衣服,都是她挑的,她買的,

她待她就像自己的妹妹一樣。

『不要騙我了!你不可能自己去逛街買衣服的,你過得像修女

沒兩樣。』Tina不以為然的說。

『好啦!我穿就是了!衣服的錢記得從薪水扣。』

『放心!多買你一件衣服,我還不至於破產。』

Tina優雅的喝著咖啡。

陳曦換好衣服出來,那是一件灰色合身洋裝,簡單的剪裁,

只在領口的地方,做了船型的設計,讓穿的人優雅的露出

頸項,感覺非常的有氣質。

『我發現你非常適合灰色調。』Tina用讚賞的眼光說。

『上次你也說我非常適合黑色調。』

她微笑的說,一邊忙著整理今天展覽的作品。

『真的嗎?我真的老了,怎麼說過的話,都不記得了?』

Tina有點沮喪的說。

『你怎麼會老?你看起來比我年輕多了!』她一本正經的說。

『你看看你這張嘴喔!』Tina笑罵著,但看起來非常開心。

『這是你教我的,嘴巴一定要甜!』她扮了一下鬼臉。

『Tina!可以走了嗎?』辦公室走進一個男人。

原來是趙宇,國內小有名氣的雕塑家,長長的頭髮,很有

藝術家的氣質,年紀大概比Tina小上幾歲,只是這兩個人

什麼時候走在一起?

『今天到哪裡吃飯?』Tina笑得非常燦爛。

『陳曦一起去?』趙宇禮貌性邀約。

『不了!我還要忙,你們快走吧!』她很快的拒絕。

『那就麻煩妳了!有事call我。』Tina高興的挽著趙宇出門。

看著他們的背影,陳曦忽然覺得,女人不管到了什麼年紀,

依然需要愛情的滋潤。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ta0627 的頭像
rita0627

動人的溫度

rita06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