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恆毅心疼的凝視著陳曦。

『對了!喝點酒應該比較不冷。』

他忽然想到,接著下床去找酒。

不久,他拿著一小瓶的酒回到床上。

『這是山上私釀的小米酒,有點烈,可是禦寒效果很好!』

『不用了,在被窩裡待久一點就會就好了!』

她不想再發生喝醉酒的情況。

『為什麼不喝?喝了手腳不會那麼冰冷。』

他耐心的勸她。

『跟你說不喝,我要睡覺了!』

她不想理會他,躺了下去把棉被蒙住頭。

安靜了一會兒,棉被被掀開,他的臉湊過來,

嘴巴鼓鼓的,她正覺得怪異時,他的唇貼上她唇,

她感覺有液體流進她的嘴巴裡,熱熱順著喉嚨下去,

他居然用嘴巴餵她喝酒,那種濃烈的味道,

差點嗆到她,她有點吃驚!

『誰叫你不聽話!』他抬起頭看著她。

為什麼他對她所做的一切的事情,他都一派自然?

『再喝幾口,身體就會暖和起來了!』

『不要!』她有點賭氣的轉過頭去。

『乖,聽話!』

他嘴巴哄著她,但卻霸道的把她的頭轉過來。

她看著他關心堅持的眼神,這個男人是真心對待自己,

她是不是應該完全敞開內心接納他才對!她問著自己。

她坐了起來,將他手中的酒接過來,喝了好幾口,

最後她留了一口嘴裡,她摟住他的頸項,一樣把

酒送入他的口中,就在他還來不及反應,她吻著他

殘留酒液的唇,緩緩深情的吻他,這樣是不是就能

消除他不安的情緒?

而在吻他的同時,她瞥見他身後的窗外,滿天的星星

,是如此的接近,就像垂手可得一樣,而她的幸福

是否也一樣垂手可得呢?

 

--------------------分隔線--------------------

 

早晨的太陽雖然已經出來了,但山林還是被山嵐

給籠罩著,金色的陽光,從薄暮中遍灑下來,

把綠色的樹林染上奇異的色彩。

天氣雖然十分的冷冽,但山上的空氣卻清新得

令人忍不住深深用力的呼吸。

齊恆毅細心的幫陳曦圍好圍巾,戴上溫暖的毛線帽,

兩人穿著相同的羽毛衣,往山上走去。

『要去哪裡?』她張望著山裡的美景,

連路邊的野花都令她驚喜。

『去謝謝照顧房子的人!』

他的心情顯得很輕鬆,微笑的看著她。

大約走了半個鐘頭,在一塊平坦的坡地上,出現

幾棟黑色的房子,在另外一邊則有棟較大較正常的平房。

雖然看起來距離不遠,但兩人到達時,已經有點喘了,

他們走近其中一棟黑房子前面,忽然有一個人走了出來,

是一位看起來有點嚴肅的老伯。

『范伯,好久不見了!』齊恆毅打著招呼。

『是恆毅啊!二年多沒見到你了!』范伯有點訝異的看著他。

『對啊!大部分時間都在大陸,也很忙!』

『原來是這樣!』范伯的眼光停留在陳曦的身上。

『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媽媽的老朋友范伯。』

『你好!』陳曦微笑著打招呼。

『這位是...。』齊恆毅正要介紹陳曦時。

『結婚那麼多年,第一次帶老婆上來。』

范伯用自以為了解的口氣說。

『對啊!山上那麼美,想讓她上來看看。』

他又來了!不管是故意或者是誤解,她一直就是

齊太太,這次她也懶得辯解了。

『我們正在採收香菇,第一次上來就參觀看看。』

范伯對她露出和善的笑容。

那些黑色的房子裡,有著一截截的木頭,上面長滿了香菇。

原來黑房子是用來種香菇的香菇寮。

齊恆毅一走進去,就抱住一位胖胖的婦人。

『范媽!好久不見,好想你!』他看起來像撒嬌的孩子。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久不來看我!』

那婦人的語氣有點哽咽,但隨即露出慈祥地笑容。

『中午在這吃飯,我煮你愛吃的菜喔!』

她用寵溺的語氣說。

『這位小姐是你太太吧! 』她轉頭看到陳曦。

『這是從小最疼我的范媽,她是陳曦。』

『范媽,你好!』陳曦趕快點頭打招呼。

『唉呀呀!你眼光果然很好,你看看她長得多好啊!』

范媽拉著陳曦的手,仔細的端詳她。

『那還用說,看誰選的。』這個人説得跟真的一樣。

『對了!怎麼沒看到曉陽呢?』齊恆毅到處張望著。

『他在上頭的花圃,你們上去找他,看到你們他

一定很高興!』范伯走了過來說。

『快去!快去!等一下一起下來吃飯!』

范媽笑嘻嘻的催促他們。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ta0627 的頭像
rita0627

動人的溫度

rita062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